1. 巅峰阅读
  2. 其他小说
  3. 全京城都在嗑我俩的cp
  4. 62. 第62章
设置

62. 第62章(1 / 2)

巅峰阅读【dfxs1.com】第一时间更新《全京城都在嗑我俩的cp》最新章节。

“小九啊,你这脚是怎么回事?昨天见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藩国进贡,举朝欢庆。

圣人得了个南海鲛人泪珍珠珠串,近百颗大小相同的珍珠被串成三条并链,衔接处还镶嵌了翡翠玉石做坠,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贡品刚呈上去,就被圣人金口给定了下来。

“这串鲛珠品质上乘,给小九留着吧。”

正好今天闲来无事,圣人便带着珠串和其他的一些珍品,到蓬莱阁找裴锦去了。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下人禀告,说是九公主昨晚不慎扭到了脚,正在里间歇息呢。

“还说呢,父皇都怪你…”说话都说的不清楚,问了魏公公也没问出来个所以然来,平白无故还害得我丢了初吻!

哼,越想越气,干坐在椅子上,被御医勒令哪也去不了,更不能再随意翻墙的裴锦干脆转头气哼哼了一句,把圣人看得是一蒙一蒙的。

“朕又怎么了,好不容易得了新鲜玩意儿,估摸着你会喜欢,一下朝就带着人给你送来了,连其他地方都没去呢。”

富贵的赏赐,多宝的贡品,自然多得是盯着的人。

三千后宫都看着呢,就等着哪天圣人想起她们来,将滔天的恩赐迎进自己宫里。

圣人可没说假话,除了先留了几份给太后的慈宁宫和皇后的坤宁宫,其余的都在裴锦的蓬莱阁了,等待她一一挑选了。

气来的快,去得也快。

裴锦知道都是自己昨夜不小心,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把脚给扭到的,很快便把话茬翻了过去。

“哼,看上去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那我就还是先不生父皇的气了。”

已经习惯了自家女儿说话气派的圣人也没生气,只是乐呵呵地招呼宫人把贡品都往里搬,要是哪件当场被九公主看入眼了,转头直接就送进蓬莱客的库房里去。

裴锦乃是皇后所出,与太子裴简一母同胞。

裴锦随意地看着珍品在眼前晃来晃去,心思却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她拿起一个玉貔貅镂空挂佩,眼珠子一转:“对了,父皇,我听说…下一届春、春闱是不是也快准备了啊?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文人墨客能考出好成绩,光宗耀祖,替父皇您分分担子呢。”

算了,还是先不提请求赐婚的事情好了,徐时宽还在专心备考,万一要是真把他吓着了,我可没办法替身参加春闱试!

“你这丫头,今年的才刚结束,这么快又想到下一届去了?”

圣人好笑地斥着她,抬手便刮了刮裴锦秀气的鼻子,害得她随即连打了好几个小喷嚏,“啊嚏啊嚏——”要不是徐时宽参加的是下一届春闱,她才不记日子呢!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政通人和,百废具兴,区区三年光景,却能改变很多事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 文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646万字10个月前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 文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128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 文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1519万字2个月前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 文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9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 文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458万字10天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 文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