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巅峰阅读
  2. 其他小说
  3. 南枝北淮
  4. 26. 第 26 章
设置

26. 第 26 章(1 / 2)

辞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巅峰阅读df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想我没有啊!”

声音比白日还柔些,此刻慕南枝身份转换,倒不觉有什么,自顾自地在一边看起热闹来了。

沐子宸的喉结动了动,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其他。

下一刻,手指下移那双手托起骨骼分明的下颌,一吻落下。

白鹤寻的吻来得突然又强势,两人的呼吸交叠在一起,唇色逐渐红润。

沐子宸后知后觉地伸手格挡,她也随之出手,两双手随即十指紧扣。

“我去。”

慕南枝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不过她也太大胆了,这种场合也敢乱来。

她不断跺脚,心情甚是激动。

可下一刻就恢复了,明日她还是“沐子宸”,这疯女人强吻她可怎么办?

浑身立马发抖,那画面简直刺眼。

她尽力说服自己:看戏重要。

这场吻持续了一炷香左右,来往的江湖人士瞥一眼也就不在意,只有慕南枝这等较为年轻的人物会多看一眼。

白鹤寻缓缓挪步,直接坐到他身上。

“再躲我,我就不放过你!”

她捏着直挺的鼻子威胁道,随后嘟起唇在他嘴角夹了两下。

速度自然是极快的,沐子宸差点没反应过来。

“你,白鹤寻你别忘了自己是个女子,不是流氓。”

许是方才呼吸不畅,他的声音一顿、一顿的,特别醇厚。

“不不不,我就是流氓,我还是土匪,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而且啊,我现在还是你的顶头上司,我们还是皇上赐婚,你不会违逆圣意吧?”

手自然地搭在他的脖颈上,距离一下子拉近,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武功、轻功都不是这个女魔头的对手。

旁边的好友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脸坏笑,他正要反驳,对方食指直直落下点在薄唇上。

“就算你违逆圣意,我也救你,沐子宸我是真心的,我长这么大没在乎过谁的想法,也没有使过什么阴谋诡计,对你除外,我坏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我不相信你对我一丁点感觉也没有。你总归是要娶妻的,考虑考虑我,给点时间,要是最后还不喜欢我,我自己退婚。”

话音未落柔软的脸颊就贴上来了,大庭广众之下耳鬓厮磨。

双手又落下来裹住他略冰凉的手背。

白鹤寻眼圈泛红,晶莹剔透的泪一颗颗滴落,夹在两人的脸颊里。

沐子宸心跳陡然加快,嘴张着却又无话可说,他病成这样,就算没有中毒也是活不长远的,怎敢祸害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黄金小说网】【比奇屋】《最佳女婿》《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我的谍战岁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 文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92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 文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1091万字5天前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 文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56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 文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107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 文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40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 文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53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