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巅峰阅读
  2. 其他小说
  3. 和未婚夫一起种田的日子
  4. 32. 量身高
设置

32. 量身高(1 / 2)

国营饭店里靠墙摆了两排八张大圆木桌,看着店面宽敞,也干净。这时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饭店里有几个客人在吃饭,衣着都比较光鲜,看着就是城里人。

见他们进来,服务员和那几个客人都看了看,见他们是乡下人打扮,又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

沈卓对他们打量的视线稍感拘束。叶欣却毫不在意,看菜单直接点了回锅肉、干煸西兰花和两碗米饭,随后就和他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

没多久饭菜上来,叶欣尝了一口,偷偷对沈卓说:“没你做的好吃。”

沈卓也觉得,还是自己在家做的更合口味。

见她这么自在,他也不管别人的目光了,放松下来,只管和她埋头吃饭。

虽然味道不是太好,但是分量足,也热乎,吃着身上就暖和了,晕车的难受劲儿也慢慢过去了。

付钱的时候,叶欣笑着向服务员打听百货大楼的位置。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消费了,服务员也不好继续摆冷脸,就给指了方向。

两人背了背篓出来,沈卓皱着眉低声说:“她们态度不好。”

叶欣道:“这有什么关系,又不碍着咱们吃饭。”

沈卓还是有些郁闷,也有些不解,“他们开门做生意,却没有和气生财的样子。”

叶欣见此,跟他说:“你别想那么多。她们只是服务员罢了,又不是真正的老板,态度好了又不会多赚钱。咱们进去只管吃饭付钱,有什么问题也直接问,她们愿意回答就谢一声,不愿意回答也没什么,再问别人就是了。”

沈卓眉头渐渐松开了,看着她,“你看得真开。”

叶欣不禁笑了下。

好歹她之前也是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的,多少有些为人处世的经验,饭店服务员态度不好,还真没让她放在心上。

只是沈卓才十七岁,少不更事,又是这么个性子,感到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她就多说了几句:“不是看得开看不开的问题,而是咱们要想着咱们的目的——吃饭、问路,目的达到了,咱们就离开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根本不值得浪费心情的。”

沈卓细想之下,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她要做什么都是干脆利落的,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反倒是自己紧张这个,在意那个,显得狭隘了。

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又觉得她挺矛盾的。她明明才十六岁,比自己还小的,却在很多事情上从容不迫,像个处事经验丰富的人。自己还要她教,想想真是羞愧。

叶欣见他明白了,露出笑容来:“好了,咱们现在去百货大楼。先把该买的东西买了,免得明天来不及。”

沈卓点头:“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 文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99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 文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67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 文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9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 文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92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 文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40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 文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67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