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巅峰阅读
  2. 其他小说
  3. 世子追妻手册
  4. 18. 第018章
设置

18. 第018章

天才一秒记住【巅峰阅读】地址:dfxs1.com

夜幕降临,薄雾弥漫开来,空气中满是水珠的香气。

街上行人渐渐稀少,小贩们见天气不好商议着收起了摊子,三三两两一起归家。

唯有打更人还在恪尽职守地敲着锣鼓,听得那锣声一快二慢,是为三更。

雾气渐浓,远处缓缓出现了两团黑影,在这大雾的天气里形似鬼魅。

姑洗的脑子被风一吹,倏地清醒了许多,饶她想破头都想不出为什么她家小姐这么晚了还要出门,而且还是扮做男子状。

她看着陆惜迟很熟练地拐入一条小巷,那条小巷幽深狭长,黑如点墨,她心里有些发怵,但还是壮着胆子跟了上去。

陆惜迟上次带银朱来鬼市,发觉银朱目前还不适合随她来此方地界,于是她这次就带了姑洗出来。

她这两个丫鬟总得知道她在做什么,不然日后无法方便行事。

踏入鬼市,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可怖,陆惜迟径直走过那些摊贩,去往这次的目的地——百花窑。

然在她进门后,一红衣男子出现在她身后,那人俊美如罂,满头花白,正是尤半枫。

他靠在门上,啧啧称奇。

若说这陆二小姐上次是被楚羡那个坏心眼的家伙引来的,那今日陆二小姐又现身于此可就是她自己的算计了。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连毒药都不卖了,推着他的破烂木车兴冲冲地走了。

像是有人特意吩咐过的,陆惜迟甫一到了二楼,就有婢子引她进了金欢的屋子。

推门进来,金欢正坐在堂内等候。

她还是一身异域装束,抹胸和长裤皆是青绿色。这颜色美极衬得她肤白赛雪,她脖上是一颗极为亮眼的翡翠,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陆惜迟看到金欢因她的出现紧张地站起了身,她笑了笑,伸手示意她坐下,“金欢姑娘,好久不见。”

“陆二小姐。”金欢拘礼,亲自为陆惜迟斟上了茶,不似上次一样怠慢。

陆惜迟拿过茶盏,只轻轻晃动,并无饮下之意,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金姑娘让那女童给我传信,邀我在此一聚,可是金姑娘已做好了决断?”

金欢点点头,此时在她眼里陆惜迟就是她在这风月场的救命稻草,她许得谨言慎行,才能得到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

陆惜迟明了,柔声道:“那金姑娘现下是作何打算?”

她话音未落,就见那西凉女子“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女子字字泣泣,俨然是一副凛然的模样。

她道:“求姑娘告知奴母亲下落,奴愿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惜迟垂眸看她跪在脚下,心无波澜,她只问:“若为我赴汤蹈火,你需离开这百花窑,你可愿意?”

金欢猛然抬起头来,说实话,上次陆惜迟说能带她出百花窑,她原是不信的,可这次她又问了一遍,她才知道这位陆二小姐并非在和她说笑。

若能出了百花窑,那这位陆二小姐,便是她永远的主子。

她下定了决心,声音轻轻,却坚定,“奴愿意。”

“好。”陆惜迟得了满意的回答,这才浅浅尝了一下杯中之茶。

她又看向金欢的面庞,见女子长相妩媚妖娆,精致得如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一般,她扬了扬眉,开口道:“既然金姑娘愿为我做事,是否也该让我瞧瞧你原本的面貌?”

金欢怔住,缓了好大一会才伸出手来覆上面皮,轻轻将那人皮面具揭去。

面具之下,是更为美貌的一张脸。

细长的眉毛弯成柳叶的形状,一双眼睛微微下垂,是与面皮完全不同的低顺神情,与大多数西凉人的长相一般,她鼻梁挺直,唇瓣轻薄,眉眼间总带了一丝忧愁,好似西子捧心,让人怜惜。

陆惜迟静静地看着这张脸,似在寻找瑕疵。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在桌上寻得一根毛笔,借着余墨在金欢眼下轻轻点了一颗泪痣。

随后,她打量着金欢这张与记忆重合的脸,笑出了声,“像,实在是像。”

金欢疑惑,试探着碰了一下那颗泪痣,问道:“姑娘是在说我像谁?”

陆惜迟回答得模棱两可,眸子里全是赞赏,“一个将死之人。”

她放下了笔,行走在繁花簇锦的地毯之间,那身窄袖长袍衬得她身如芝林,玉秀如风。

她一边将金欢扶起,一边细声开口道:“我过两日派人将你母亲接来兴都,届时你们母女二人团聚,我会将她安置在一间宅子里,你闲暇时可去看望她,只是莫要叫人发现了端倪。”

金欢听到最后,激动的差点又要下跪,还是陆惜迟拉着才没跪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世子追妻手册》转载请注明来源:巅峰阅读dfxs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推荐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 文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128万字一年以前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 文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15万字1个月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 文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99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 文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 文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49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 文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53万字一年以前


回到顶部
  • 设置